所有翻譯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

*FB轉載請用分享形式,轉載時請務必註明出處
*等掃圖出了再補大圖
 

接演了將在四月播出的電視劇《Suits》,第一次拍攝預計是何時呢?
原本預計是明天,但延遲了幾天。

拍攝前一天差點就不能休息了呢。
拍攝前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,不會因為拍攝前一天做其他事而有影響,當然如果能多休息一下也不錯(笑)。

和角色的職業特色較不顯著的前作相比,在《Suits》要詮釋律師這個極具專業性的職業,有什麼特別的感觸嗎?
這是我第一次演專業職的角色,感覺還蠻新穎的,再加上還能展現出和張東健前輩的特別bromance。

在《花郎》你也和朴敘俊展現某種程度的bromance了啊。
我一直都想試試《20》或《青年警察》這種青春劇,也有能演好的自信。跟老朋友在一起,即使年紀增長也還是會像小學生一樣玩嘛,在旁人眼中或許會覺得幼稚,但老朋友之間會覺得這很有趣,也想過若能在作品中展現那種樣子也不錯。雖然也想挑戰偏男子氣概的黑色風格(犯罪、暴力等),但我覺得等以後年紀增長,應該自然會有那種機會找上門吧。

看來你應該有不少能傾吐心事的朋友吧?
不算多,我不是喜歡交新朋友的人,但喜歡和本來就熟的人繼續交往。

職業特性上,你必須持續和不熟悉的人交流,有對這種狀況感到不自在的時候嗎?
反正都是因為工作而遇到的人,雖然在那種狀態下,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,但對於和陌生人交往這件事本身會覺得不自在也是事實,總是會在意的。但應該無論是誰,去一個陌生環境或是和第一次見面的人相處,應該都會有一定程度的不自在吧。

從一開始就懷著這種負擔開始演藝生活嗎?
我是後來才懂的,小時候周遭就只有大人,在談論公事時不知道該採取什麼態度,就只忙著四處問候了。不曉得該說什麼,也不知道要怎麼做,只覺得害怕。現在想想才發現那其實就是不自在的表現,對於陌生這件事感到不自在。但現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能戰勝一些不自在的感覺,已經是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,能做好自己本分的程度了。

很好奇你後來領悟的契機。
很忙的時候是不曉得的,換公司後,演戲以外的活動開始變少,多了許多在家休息的時間。有了自己的時間後,如果有了要和別人見面的事情,開始能感受到那個不自在的感覺,我是在那時候才懂的。以前沒能實際體會那種負擔感,就只是腦子沒有任何想法,機械式的與人見面、問候。但這不是我討厭與人相處的意思,而是明白了我沒必要刻意去會讓我感到不便的場合。

比起渾然未知而要戰勝它,在了解原因以後要去克服它時,不會更有壓力嗎?
還不至於到有壓力,畢竟這是我一直以來在做的事,也是我未來要繼續做的事。但因為終於了解原因,反而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狀況。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就只會問好,安靜待著,現在比較能丟出一兩句「吃飽了嗎?」之類的話,比較熟悉對話的方法了。

在《Suits》飾演的高延宇是改寫自同名原作中Mike Ross的角色,這角色是很厲害的天才,必須要用有說服力的演技詮釋出他的智慧,這應該是你在這個作品中最大的課題吧?
因為這部戲才知道不是隨便誰都能當天才,這是個讓我變得更努力的契機(笑)。光是要背台詞就很困難,到目前為止演過的作品,比起硬背台詞,比較是用當下情況去理解台詞和記誦,如果能用感情去理解,比較容易記住台詞。但這次要背法典,想著要背法典反而更記不住,不只是我,張東健前輩的台詞量也非常可觀,所以我們一邊看著劇本一起嘆氣了(笑)。

目前為止都是和年紀相仿的演員一起演戲,但在《Suits》要和前輩演員配合默契。比起過去的作品,這次作品應該有些不同的期待吧?
雖然作品本身很有趣,角色也很有魅力,但能和張東健前輩一起演戲反而更讓人期待。實際見面後發現前輩真的很紳士,也很感謝前輩主動先靠近我。

這種好感對於演技應該也會起很大的影響吧。
不能說完全無關,我覺得在作品裡的互動也能看見我們的實際關係如何。在拍《家人之間》的時候,一開始我很害怕柳東根前輩,但跟著劇中角色一起叫前輩爸爸,前輩接話說「兒子來了啊?」,像這樣拉近距離,熟悉後再拍攝的感覺就完全不同。如果在待機室叫著「前輩」,但開拍後又要叫「爸爸」,會覺得很尷尬。雖然可能會被說不夠專業,但我覺得那種努力是必要的。

正因為是專業的,才會為了要做得更好而盡全力吧。
畢竟演技是沒有正確答案的,總而言之《家人之間》真的很棒,當時被罵了不少,但也學了很多,也玩得很盡興,要結束的時候還哭了。那是我第一次拍週末劇,收視率40%,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也覺得很神奇。前輩們雖然都演過很多作品,但也都說沒和這麼多演員共事過的經驗,因為這部作品大家都很幸福,我當然也變得很幸福。

畢竟是50集的作品,拍攝期間也很長,大家也培養出很深的感情吧,這也能看作是個能用長時間詮釋一個角色的難得機會吧。
我覺得沒有比在現場直接體驗更好的課程,當然也不能讓拍攝現場變成練習室,但在現場真的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。雖然我覺得自己已經盡全力做好準備,但到了現場看著前輩們還是學到很多。念台詞的時候,前輩也會說「炯植啊,這句台詞的重點是什麼?你要強調這個部分啊。」連念台詞的長短音都幫我修正了。當時是一邊聽訓一邊學,前輩說如果不是因為對我有感情,也不會教我這些。現場氛圍就是這麼像真正的家族,能感受到大家都很疼愛我,真的很喜歡那時候。

在那之後在《上流社會》《花郎》《大力女子都奉順》都接演主角,對於作品的責任感應該也和《家人之間》時有所不同吧?
在拍《大力女子都奉順》時真的很辛苦,即便真正的主角是(朴)寶英姐姐飾演的都奉順,但還是感覺到我的角色也非常重要,壓力真的很大。導演和寶英姐姐都說為什麼要自己把擔子往身上扛,也幫我打氣,但我實在不曉得當時為什麼會壓力這麼大。

到目前為止還沒搞清楚那種壓力是什麼嗎?
像是一種無處可躲的感覺。在那之前現場都有前輩,至少也有能倚靠的哥哥們在,但在(奉順)那裡我已經是要聽別人叫我哥哥的立場,所以把自己放在需要獨自思考、承擔並解決一切的狀況之下了。之前都是前輩們先討論後才營造出環境,但我覺得在《大力女子都奉順》是我必須去扛起那個角色,第一次感受到那種責任感,壓力瞬間就上來了。以前還有會說「你不能這麼做。」這類建議的人,但現在得打起精神,獨自面對的感覺?當時一直糾結我該演這部,還是不要演這部比較好,甚至還出現乾嘔症狀,很嚴重的程度。但開始拍攝之後就好多了,反正木已成舟,已經在合約蓋章了也無法挽回,「算了,我不管了。」那種心情?(笑)

當時是有必須獨自證明自己的吃力感嗎?
比起要證明給誰看,應該是因為我個人的野心。想用不會被無視的演技演好作品,希望能讓觀眾感受到我所感覺到的那些情感。

最初是以偶像團體成員的身分踏入演藝圈,很好奇你開始挑戰演技的契機。
當時突然有個可以演音樂劇《狼的誘惑》的機會,想說我根本不會演戲,還演什麼音樂劇。但一方面又覺得這是個機會,就去了練習室。當時不知道該怎麼做,就學了跟我飾演同個角色的演員的語氣和動作,然後就上台表演了,現在想想真是瘋了(笑)。但覺得在演戲的同時還能唱歌很有趣,也還挺投入其中,很努力去做了。在那部作品結束後,我就跟公司說還想繼續演音樂劇,才正式開始挑戰演技,但也因為演技很差被罵得很慘。

都被罵成那樣了,還想繼續演戲嗎?
我反而覺得那是好的,雖然是因為我做得不好才被罵,但換個角度想,對方是在教我不能這麼做。也因為這樣才漸漸更懂演戲,現在想想當時真的是不知自己分寸才隨便進入這個領域的。(笑)

你不想正式的學習演戲嗎?
那時候就跟公司要求,也開始上演技課了,但老師叫我完全按照他所做的去做,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,我當然也就照做,就像我剛開始演音樂劇時,完全複製其他演員的演技一樣。但去了拍攝現場,導演問我能不能表現出其他演法,當時的我當然做不到,畢竟就只練習了一種演技,那時候整個臉都脹紅了(笑)。也因為那次才終於明白,在不懂這部戲的內容,不懂我的角色是什麼個性的狀況下,是不可能表現出什麼的,當時誤解也真的誤會太大,所以就馬上停了演技課,從分析劇本開始,思考「他為什麼會說出這句台詞?」,分析角色的感情,再繼續研究。

在感受到我的這些努力沒有白費的瞬間是?
出演了《天狼星》這部總共4集的電視劇,當時跟導演有比較多機會聊天。接受導演的指導也有很多意見交流,這些都是因為我有去接觸作品和整理內容才有辦法做到的,此後就養成了自己研究劇本的習慣。但還是怕我的理解有誤,也明白要買保險,所以就去找演技老師確認我的想法對不對,整理細節後就開始拍攝了。

聽起來像是雖然起初是因為演技好像很有趣才跟著去演,但從某瞬間開始下功夫鑽研演技,你是好勝心很強的人嗎?
就算是內向的人也會有好勝心吧?不管做什麼,把事做好是最重要的。如果感覺到自己做得不好,就會自己很生氣,甚至還會覺得自己很笨。

最終還是能不能自我認可的問題呢。
如果無法到達我自己也滿意的程度,就沒有時間去在意別人的視線,要我自己覺得可以了,才有餘力去注意別人想要什麼。

總之當時是第一次在拍攝現場感受到沒有人能依靠的恐懼吧。
所以我就打給(朴)敘俊哥說了,「我好像懂了一點哥當時在《花郎》的感受。」

看你們的instagram,可以感覺到你們真的很親近。
該說是我們頻率很合拍嗎?跟人相處,要找到一個可以讓我自在展現出真正的我的對象很難嘛,但只要跟敘俊哥在一起就很自在也很有趣,防彈少年團的泰亨(V)也很溫順。我跟敘俊哥本來都不是會常常聯繫感情的類型,但泰亨在群組裡常會說「一起吃飯吧,見個面吧。」,托他的福才有機會常常見面,也才能常常分享我們的近況。

雖然對於這份職業要和陌生人交流而感到壓力,但這也是可以遇到心意相通的朋友的機會,進而締結良好的緣分,會覺得比較能信任他人了吧。
會很好奇,透過作品認識的前輩或同輩演員的個性如何,是什麼樣的人,他們在想什麼。到目前為止的所有作品,我都沒有因為跟誰不合拍而出現狀況,應該是我很有遇人的福氣吧。

在《Suits》飾演的高延宇,在原作中是個有著像超能力一般的超強記憶力的厲害人物,如果你有機會得到特別的能力,想擁有什麼能力呢?
現實層面來說,像高延宇一樣的超強記憶力?超現實方面的話,想擁有瞬間移動的能力。在看電影《移動世界(Jumper)》時有想過如果能擁有那種能力就好了。雖然我很喜歡旅行,但其實要去旅行並不是容易的事情,一方面也是因為我覺得出門很麻煩,所以都待在家裡。

既然你有水肺潛水證照,感覺應該還蠻享受外向型的興趣活動吧。
我喜歡水肺潛水和滑雪,整體而言我喜歡水上活動,因為我非常喜歡水。有些人出去玩是喜歡在觀光勝地逛街吃美食,但我比較喜歡休息度假或享受比較動態的活動。

看來你喜歡運用身體方面的活動。
在家的時候是覺得世上萬物都很麻煩的人,我大概真的很喜歡從事運用身體的活動吧,為了做這件事還會移動(笑)。可以看作是喜歡挑戰吧,對於沒做過的事情很好奇,如果有能挑戰的機會就會去做,我不喜歡因為沒做過而後悔。

你有想過要挑戰動作戲嗎?
《花郎》的動作戲很多所以我很喜歡,該說是很激昂沸騰的感覺嗎?所以我也很喜歡英雄片,韓國電影中我也喜歡《新世界》《卑劣的街頭》。

看起來你似乎想挑戰比較粗獷,男子氣概強烈的角色,《Suits》的高延宇作為律師應該也充滿著男性化的魅力吧,但從過去飾演的角色來看,財閥二世或白手起家的企業家等,都是受周遭環境有所侷限的人物,《Suits》的高延宇可以說是以他個人的能力本身為定義的人物吧。
他有著一定程度的成長階段,畢竟他不是一開始就想當律師的人物,雖然有自己的夢想,但因為現實條件不允許,偶然間才得到這個可以發揮能力的機會。和一開始就踩著菁英路線往上爬的人是不同層面的起飛,因為這點有很不同的感受。其實站在其他角色立場來看,應該會覺得很生氣吧,畢竟自己唸書唸了一輩子才終於坐上這個位子,卻突然間有個連大學都沒畢業的人在最優秀的律師事務所工作。

這或許也是個幫助理解高延宇這人物立場的機會,一個從沒正式學過演技的偶像歌手突然說要演技時,周遭也可能會有人帶著先入為主的偏見看你。
這也是有可能的,畢竟看起來就是沒有基礎的孩子突然跑出來一樣。但就算有這種先入為主的偏見又能如何呢,無可奈何的事情就只能放著,要把心力放在我該做好的事情,那應該就是我該承擔的事情,要做到總有一天大眾會說「如果是朴炯植演的作品,那就要看。」的程度才行。

你是小時候就享受於眾人目光的類型嗎?
我以前喜歡站在大家面前唱歌,也曾在學校樂團擔任過主唱,只要去比賽都能進前三名。從那時開始有了自信,雖然是因為喜歡才開始作的事情,但也會想說都拿獎了應該是我做得不錯吧。

是因為這樣才自然而然加入演藝圈嗎?
在國中畢業典禮前,曾和樂團一起去參加市裡舉辦的比賽,因為以後上高中大家就會分散在各處,想說那就好好的在舞台上表演一次吧,結果就拿到第一名了。比賽結束後,有很多星探遞名片給我,但其實我從來沒想過要當歌手,也不知道名片上寫的公司是什麼來頭,回家後把名片拿給媽媽看,媽媽說「看來你也是有一定的可能性吧,這些人不是隨便給你名片的。」,所以媽媽就鼓勵我去參加甄選,如果落選了就收心認真念書。因為這樣才去參加甄選,就被選為練習生了。

這畢竟也不是因為你有著強烈渴望才做的事,所以在過著現在這般生活時,應該會覺得特別神奇吧?
當然,媽媽也說過不曉得怎麼搞得我竟然在這個行業,她說有很多人的孩子因為想走這條路,會問要讓孩子學什麼,要上什麼課才有機會,當她跟朋友說從來沒有因為要培養我而花錢時,大家都覺得很不像話。

成為舉手投足都受矚目的名人不會不方便嗎?
如果我是很外向的人可能會很不方便吧,要躲避他人的視線,小心翼翼的走動,要小心言行舉止,也不能喝得爛醉。但因為我本來就只待在家裡,大家不會知道我的一舉一動的(笑)。

你出演了不久前公開的許秦豪導演的微電影《兩道光》,這是一部別具意義的作品呢。
沒錯,想為這個好的意旨增添一臂之力,用捐獻才能的心情決定出演了。

這是為了宣傳為視覺障礙者製作的VR視力輔助程式而拍的作品,你飾演了罹患視網膜色素病變(RP)的仁秀,其實在看這部作品之前,還以為視覺障礙就只是眼睛看不見,原來不是這麼單純而已。
一提到視覺障礙者,大部分人都會想到完全看不見的「全盲」,但其實視覺障礙者之中,全盲的比例比想像中還少,如果有20萬名視覺障礙者,全盲的患者大概佔5萬名,剩下的20萬名都是低視力障礙患者。也有白天能看到白白的人影,但晚上沒有光線就完全看不見的案例,我也是在拍攝這部作品時才知道這些事的。

這是個讓你了解看不見的世界的契機呢。
托這部作品的福才知道我過去所犯的失誤,對待視覺障礙者時也要像對待一般人一樣,他們只是眼睛看不見而已,跟我們沒有任何不同。拍攝前和RP患者見面聊天後,發現他們比我想像中開朗。其實在見面之前還很小心翼翼的在想該問些什麼,但反而是他們自己會用眼睛看不到這件事開玩笑,看著他們才知道原來我也有先入為主的偏見。如果看到視覺障礙者徘徊時去問他們「你要去哪裡?」,或是問「要不要帶你去?」應該也是很失禮的行為。雖然在我們立場會覺得那是出於善意,但他們並不會這麼覺得,對於一些細微的事情也該更小心。

能體會電影拍攝現場這點應該也是你決定出演的考量之一吧?
其實我一開始還不相信,「是許秦豪導演的作品,韓志旼姊姊也要出演?真的嗎?跟我一起?為什麼?」甚至還問到這種程度(笑)。心情真的很好,我真的一直都很想嘗試拍電影,但因為機會不多,才在想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有機會,做夢也沒料到居然這麼快就有機會找上門。雖然這是一部配合活動的短篇電影,但這是許秦豪導演的作品啊,覺得自己簡直中樂透了。坦白說我覺得如果這部是長篇作品,應該就不會選我了,畢竟光是要決定用我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了。

體會過你那麼想體驗的電影拍攝現場後,感覺如何?
真的非常適合我(笑),我是很喜歡從容感的人,但電視劇拍攝很難做到從容。坦白說兩小時的劇情長度要用一星期時間拍完,並不是容易的事。拍電影時一直覺得不可置信,居然下午六點就結束拍攝了。一天只拍三場戲,在拍一場戲之前還要彩排,整理動線才正式開拍,一邊拍攝也一邊和導演看剛剛演的內容和討論,我很喜歡一起修整每個場面的過程。不管是什麼形式的電影,這都絕對是個很棒的機會,光是讓我認識許導演這點就足以證明。

不管怎麼說,(電影拍攝)能感受到電視劇拍攝時無法體會的細膩吧。
在電視劇拍攝現場就算想重拍一次也沒辦法照作的狀況很多,畢竟連休息時間都沒有了。所以我在一開始就必須要做到最好,但漸漸下來我的身體就吃不消了。不過好像也只能這麼做,要讓身體維持在好的狀態之下才不會覺得累,要是中間暫時停下來,在那之前累積的疲勞會湧上來,然後在作品殺青後就會整個昏倒,連絡不上(笑)。

在演戲過程應該也會有撞牆期吧?
我覺得這是必經的過程,可以說是一種成長痛?也很遺憾若能早點體會到這些會更好,因為覺得我作為演員的起步似乎比較晚。

但你看起來也沒有非常焦慮的感覺。
那就是我的個性吧,有些人會訂下很偉大的目標,在達成那個目標時體會到成就感。但我是那種如果訂了太大的目標,失望感反而會更大的個性。我是在我做好我喜歡的事情,別人也喜歡我做得好的事情時會有成就感。

從最初那個選擇要不要演音樂劇的機會開始走到了現在,作為演員,現在有自己勾勒的藍圖和目標嗎?
藍圖有點太偉大了,我只想繼續出演作品。雖然沒想過要當個很偉大的演員,只要有想要用我的人,如果遇到想演的作品就去嘗試。雖然到目前為止我還只是喜歡演戲的程度,但現在開始真的想要把戲演好,我覺得已經到了我必須這麼做的時期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NA 的頭像
LENA

S2WM ::

L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Rie
  • 請問,可以用圖片方式轉載文章到ins嗎😶😶😶
  • 這個長度可能非常不適合在IG分享耶,真的是很爆量的多XD
    我在想可能截個幾題,再帶連結看原文會比較方便(?)
    總之請記得註名出處就是了,謝謝:)

    LENA 於 2018/03/22 17:55 回覆

  • Rie
  • ok^^
    我用截的分多段放。。。
    會記得註明轉載處,謝謝翻譯。